内容标题

中国孝心网记者 马兰
 
不仅忠孝两全,王东槐刚正不阿,是非分明,为官不畏权贵,不徇私情,为师则恪尽职守,身正言立。“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王东槐高风亮节,冰魄雪魂,光照后人。滕州王家名人辈出,从来没有不肖子弟,这与王东槐千古完人的精神形象不无关系。千古完人,若作为一个家风或者家训,那可真是一个传家至宝了。
 
 
一下高速,道路平阔,横幅招展,“中国马铃薯之乡——滕州”映入眼帘。正值中国(滕州)马铃薯节召开之际,各级媒体纷至,四方客商云集,古老的滕州大地上焕发着勃勃生机。
此次来滕州,一是参加土豆节,二是参观拜访传说中的王家祠堂。而这两件事都离不开同一个人——鲁班、墨子文化的研究者王中王老先生。
初见王老,与预想中的“恭而安”的形象并不相契合。他年逾七十,谈吐活泼幽默,话到妙处,每每手舞足蹈,痛心处则疾言厉色,痛陈鄙陋。当年梁启超讲课,物我两忘,悲伤则痛哭流涕不能自已,欢喜则于涕泗交流中张口大笑。我默默赞叹,老顽童,真文人,赤子心肠也。
 


说起王家祠堂,王老面露得意之色,“王家没出过皇帝,但是出了个教皇帝的老师。”王东槐,藤县人,氏族系山西“太原王”,道光十七年中举,第二年逢大比之年,王东槐一路夺关斩将,连捷高中,授翰林院庶吉士,继授武英殿编修,国史馆协修,翰林院检讨。后来,道光帝认为他学高足以为师,身正足以为范,便命太子,即后来的咸丰帝,拜其为师。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王老之前已经倡导策划修建了“北沙河惨案纪念馆”、 “鲁班功德堂”、“鲁班纪念馆”,现在又正在把自己家的老屋捐献出来建成“土豆文化馆”,一位退休多年的老人,怎么还有余力再建王家祠堂呢?
王老狡黠地一笑,指着电脑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这是我写的《王东槐传》,我让人把王东槐的生平画成了连环画,让王家后人认购,二千元一幅,一家只能认购一幅,我自己带头先买了一幅。”王家后人买了连环画供在祠堂里,或闻不吉风声,各人把各人的画赶紧抱走藏起来。领教过“破四旧”威力的王老一副全副武装、枕戈待旦的模样。既筹集了资金,又留了一条后路,就这样,王家祠堂建起来了。


站在王家祠堂大门前,不禁肃然起敬,玄漆金字,端方古雅,俨然一派小孔庙气势,“王文直公专祠”悬于门上。跨过三个门槛,进入正殿,王翰林全身塑像赫然端坐于正堂,曾国藩书写的“千古完人”匾额高悬于堂上。

 

 


何为千古完人?
“忠孝两全,是为完人。”王老感慨地说。王东槐精忠报国,奋力抗击太平天国的时候,传来母亲病逝的消息。他强忍母逝之痛,披麻戴孝,迎风伫立城头,亲自擂鼓助势,誓与武昌城同生死。“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清兵寡不敌众,武昌失守。王东槐将弟弟赶走,回去为母守丧,自己则与妻子双双悬梁于府邸。久旱的武昌城飘起了鹅毛大雪,感天动地泣鬼神,银装素裹伴忠魂。“大忠就是大孝呀!”王老口气坚定。
不仅忠孝两全,王东槐刚正不阿,是非分明,为官不畏权贵,不徇私情,为师则恪尽职守,身正言立。“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王东槐高风亮节,冰魄雪魂,光照后人。滕州王家名人辈出,从来没有不肖子弟,这与王东槐千古完人的精神形象不无关系。
千古完人,若作为一个家风或者家训,那可真是一个传家至宝了。王老拿出来一个笔记,我们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三槐堂训”。“这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我为王家祠堂写的,传给后代子孙。”王老谦虚地说。
三槐堂训
大祖籍山西洪洞,落户齐鲁古滕。
先祖贤德盖世,人杰造就地灵。
世代耕读传家,慎思明辨笃行。
忠孝节义为先,光耀列祖列宗。
三槐堂前有训,后世子孙秉承。
 
规矩始成方圆,正心寓于家政。
堂前长幼有序,居家兄友弟恭。
夫唱妇随以诚,父慈子孝以忠。
人心常比自心,开启一代家风。
俯首但行好事,积善必有余庆。
 
做人表里如一,处世磊落光明。
广交仁人志士,善待至爱亲朋。
正人正己正心,修身修德修性。
家国天下一爱大义大公。
家庭犹如沃土,父母即为园丁。
……
韵和律齐,指点有序,洋洋洒洒,斐然成章,一共十九段。因是征求意见稿,王老只准先行刊登如上数段。
王老家眷都在济南,退休后却一直在滕州工作,为家乡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让滕州以其独有的特色文化形象树立在人们心里。王老说:“出门在外的人,最难忘的是老家,最牵挂的是故乡。”
在人人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年代里,得遇这样一位深具大师风范的老人和这样一片古朴热忱的乡土,是件幸运的事儿。离开滕州,王家祠堂已经不再是一个物理建筑,它像一个精神坐标,耸立在滕州大地上,耸立在人们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