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庆魁感伤:怀念老伴高秀敏
中国孝心网 爱老敬老 从心开始    2011-06-28 14:16:44    文字:【】【】【

一年前的8月18日,年仅46岁的高秀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还记得那个悲情的夜晚,晨报记者连夜前往长春高秀敏的家中,庄严地献上了花圈,并对日渐消瘦的何庆魁说了声“珍重,节哀”;还记得老何当时眼含泪水握着晨报记者的手说:“谢谢你们来看我,我一定会坚强……”

  一年后的今天,距离18日还有2天。

    我们实在不愿惊扰生者的安静,却更不忍心在18日那一天惊扰天堂中的高老师,于是,记者提前专访了何庆魁,有了今天这篇早到的纪念,仅仅是为了再一次感怀那位热心肠的大嫂,再一次回顾那个幽默诙谐的艺术角色,再一次向逝者献上最真诚的敬意。

  也许伤痛还在,但请相信,如一年前的那个不眠之夜一样,我们依然想念。

  相濡以沫的人生,喜乐长存的岁月。何庆魁与高秀敏的故事,一直在流传。

  距离8月18日还有2天,何庆魁心中藏着的对高秀敏讲不完的故事,也提前宣泄出来。

  今年8月18日,是著名小品演员高秀敏去世一周年的日子,这一天,最想念她的人,肯定是老伴何庆魁。现在隐居北京的何庆魁,没有写作,没有烦恼,也没有了从前一样多的快乐。何庆魁所剩的,只有对人生更高境界的追求和探讨。在高秀敏去世一周年之前,本报记者电话专访了饱经沧桑的老何。

    没了她,回长春没了回家的感觉

    华商晨报:沉寂了一年之久,不工作,不回长春,也不用写东西,就在北京待着吗?

    何庆魁:休养一段吧。回长春干啥去啊?高秀敏不在了,回长春已经找不到家的感觉,反而有种无家可归感。

    华商晨报:我听您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手机彩铃已经有一年多没换过,一转眼高秀敏老师已经走了整整一年了,一年来是不是常有夜深人静不能寐的时候?

    何庆魁:唉,可不是咋地,一晃一年就过去了,夜不能寐的日子太多了。这样的事情,搁谁谁也睡不着觉。现在我给她在上海整雕塑呢,以前整了一个,我看不行,不太像,又找人重新做了一个。

    华商晨报:想用彩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留住过去的美好记忆吗?

    何庆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始终都没换,还能说啥啊,人都没有了,我们活着的人只有好好的,才有机会怀念过去的人。我希望大家都别把她当成已经不在了,躯壳虽然没了,但她的笑声还在。

浏览 (81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