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晓辉:传统纸媒与自媒体的“爱恨情仇”(下)
中国孝心网 爱老敬老 从心开始    2016-05-24 11:24:41    文字:【】【】【
摘要:该抢的抢,该砸的砸,疯狂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人人都是自媒体; 马云何以患上“焦虑症”? 谁在执掌人类科技文明的火炬? 文明程度低的时候,菜刀也是手枪; 在道上光着脚丫奔跑,我们便心无旁骛。

        

 

张晓辉:传统媒体民营发行人,纸媒发行的坚定拥护者,新媒体的积极吸纳者。三本全国公开发行杂志《旧闻新知》《探索发现》《自然密码》出版发行人。

 

 

窦洪涛:历任传统报纸杂志的编辑记者、主编、总编辑等工作十三年,资深传媒人,现为中国孝心网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济南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知名书法家,社会文化学者,影响济南十大文化人物。

 

        

 

 

 

 

 

该抢的抢,该砸的砸,疯狂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

 

窦洪涛:现在微信推出了微商城、微店,在朋友圈会看到广告推广不定时地弹出来,要知道以前这种现象是不存在的。那么微信平台将来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张晓辉:很多广告并不是微信官方推广的,一般的广告是一些自媒体公司接收到广告单子,然后把广告嵌入到微信里的。目前,微信官方也会做一些广告推广,但是一般都是和大型的公司合作。

    人类社会发展的文明进程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进行产业之间的升级。目前单说PC端互联网的出现不具备革命性意义,具备革命性意义的是移动互联网客户端的出现。从蒸汽技术革命、电力技术革命,到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主要标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再到以互联网产业化,智能化,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互联网的时代和个人电脑的时代是捆绑在一起的,它们对于传统电力文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那么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同样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就像你所说的,人人都是自媒体。现在很多公司建立起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已经开始重视在微信平台上的宣传,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将自己的产品和服务销售出去。那么,这说明:商业文明的土壤已经发生了改变。像“嘀嘀打车”、“饿了么”、“美团”等一些大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已经形成了不同的板结面,他们联合构成了一个新时代的商业土壤,然后所有的商业行为都会围绕这个新的土壤才能得以继续的发展,产生新的经济效益。比方说,一个开餐馆的,如果一直不使用外卖平台,那么五年之后他的餐馆可能就不能再得以继续经营;再比如说,如果坚持不使用嘀嘀打车,那么五年后可能连车都打不到。

    如果以一条食物链来形容移动互联网,那么我认为微信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微信作为时下最热门的社交信息平台,也是移动端的一大入口,正在演变成为一大商业交易平台,其对营销行业带来的颠覆性变化开始显现,微信商城的开发随之兴起。微信商城是基于微信而研发的一款社会化电子商务系统,消费者只要通过微信平台,就可以实现商品查询、选购、体验、互动、订购与支付的线上线下的一体化服务。

在2012年微信开始上线时,马云也做了一个软件与之匹敌,叫来往,但是这个软件最终流产。当时马云在内部员工动员大会上讲了一段很著名的话:“你们现在就冲进企鹅家,该抢的抢,该砸的砸!”

 

马云何以患上“焦虑症”?

 

窦洪涛:是什么让当时的马云这么焦虑呢?

张晓辉:因为微信的出现让马云有了强烈的危机感,为什么呢?今年腾讯跟投美团第五轮融资,入股十亿美金成为美团的大股东,阿里原本也是美团的股东,比例现腾讯差不多,但当腾讯成为大股东后,阿里紧接着卖掉了美团的股票,转投12个亿美金成为饿了么的大股东。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们需要一个移动互联网金融的流量入口。我们知道阿里的金融入口是支付宝,微信的是微信支付。他们现在不惜代价抢的正是互联网的移动金融入口。现在我们出门基本就不用带钱,所有的交易直接用移动支付就够了。

去年百度公司对团购平台百度糯米追加投资200亿元,用以发展其“会员+”、O2O生态战略,进一步扩展糯米用户,完善商户生态建设,全面提升用户体验。很多人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用那么多的钱去做一个APP,因为百度公司也已经感受到了移动互联网发展所带来的冲击和巨大的竞争压力。阿里做了一个新的APP叫“钉钉”,名曰为中国企业打造的通讯、协同的免费移动办公平台,主打社区入口,实际上还是对微信的恐惧。他们不管砸多少钱都要和微信对抗到底,因为抢到流量和金融的入口,就抢到通往未来活命的船票。中国去年的打车市场补贴了200多个亿,滴滴打车公司现在还是在烧钱,尤其在国外打车软件“优步”进驻中国市场之后。但是目前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样去赚钱,什么时候可以达到收支平衡。他们无法给投资人任何承诺,但是他们可以信誓旦旦地告诉投资人:这就是未来。如同家长为什么把最好资源都留给孩子?因为孩子就是未来,有未来,才有希望。

    不光是中国的互联网大佬焦虑,国外科技巨头也一样。2014年美国互联网公司Facebook190亿美金收购只有50人的Whatsapp团队,全世界都认为太疯狂了,现在来看这种并购无疑是明智的,这那是在并购呀,这是为了活命。(解读一下:Facebook是一款基本于PC端的互联网社交平台,类似于QQ,Whatsapp是一款移动互联网的社交软件,类似微信)

总的来说,近几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其实比国外发展得要快,但是中国的互联网发展不讲规则,而国外的整个商业环境都是比较成熟的。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是非常吓人的,2013年,饿了么上层团队给人力总监的要求是招满200人,但是到年底时招了3000多人。总部每次去全国各地分公司开会,不是告诫员工怎样去节约成本,而是告诉员工要敢花钱。他不管你一个月花出多少钱,而在意每家餐馆是不是用的饿了么APP,也就是说他们在乎是否占领了市场。所以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是非常疯狂的。

 

谁在执掌人类科技文明的火炬

 

窦洪涛:大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虽然是疯狂的,但是我认为作为个体的自媒体不能疯狂。

张晓辉:个体和大型企业两者的属性是不一样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属性是什么呢?就拿京东来说,京东到现在虽然是赔钱的,但是它的股票却一路坚挺,而像我们这一类的小媒体的属性是,我们提供服务,传播知识。

移动互联网公司把线下消费的方式通过互联网这种工具让消费变得快捷,改变人的消费习惯。一个人可能有很多的消费需求,但是同时有很多家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在争抢提供不同的服务。《罗辑思维》的创立者罗振宇说:路易十三也不过有两百个厨师为其服务,而现在我坐在北京的办公室里拿出手机,有上千位厨师随时等着为我服务,关键看我想点谁,哈哈。现在确实是这样,移动互联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没有给我们反应的机会。马云的话更牛X:要么早点醒,要么不醒直接进火葬场吧,免得醒来痛苦。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5G技术已经相当成熟,我们原以为用4G网络看视频已经相当快速流畅,5G的速度是4G的一千倍。现在华为已经布局研究6G技术。去年华为宣布成功研发新的移动互联网传播技术,仅靠灯光就可以实现信息传播,而且传输速度达一秒2G。

窦洪涛:如果传播不需要流量不用网,那么移动公司怎么赚钱?你认为这个项目的前景怎么样?

张晓辉:移动公司现在也是十分的焦虑。我们知道信息交换最后一定在终端。比方说最为传统的光缆数据的传播是,我们从网上下载东西不需要付给任何人钱,即便这个数据库在国外。所以我大胆推测:移动公司在这种新技术广泛应用之后很有可能失去存在的价值。

我在一个访谈类节目中获取到这样的信息:其中的一个人说他们在九十年代去到美国,就在美国硅谷微软的实验室里看到了很多我们现在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当时在硅谷实验室里看一本书,手只要在空气中划动就可以实现翻页。所以说目前人类科技文明的火炬还是在美国的掌握之中,也就是说现在美国引领着全世界的科技火炬。

 

文明程度低的时候,菜刀也是手枪

 

窦洪涛:有人说:中国优秀的文化将会引领整个世界的发展,你怎么看?

张晓辉:这个是必然,但现实也很无奈。

中国为什么这么多的矛盾?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浮躁,包括我们自己?很少人感觉自己的幸福指数很高,并且没有安全感。中国的儒家文化,因为我们不能民族性地理解到位并且踏实笃行,他在现在时代的作用不具备划时代的巨大推动力。任何文化的发展都是薪火传承的,都要取其精华,与时俱进,把好的方面和现代科技相结合产生符合时代发展的新的东西,就像是电脑更新换代一样。所以我们要用动态的眼光去看待这件事。

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一个在中国的成功人士,多年前他去欧洲旅行,在飞机落地通关的程序令他非常愤怒。因为他发现美国人、欧洲人、白种人是直接免签的,台湾、日本、香港盖完章就可以走,而中国人和非洲人、阿拉伯人则要面临十分复杂的检查,恨不得把你的衣服脱光进行搜查。这不是说其他国家有多好,我们有多不好。我们应该反过来想:在那样的地区他们人与人之间的诚信、政府办事效率等方面,我们和其是存在一定差距的。这与中国的体制有关系。现在中国大多数人的信仰是权和钱,如果没钱、没权,你受到侵犯时想要找一个途径要回你的损失和尊严,基本办不了。而最后只有媒体曝光,把这些事情变成社会事件,引起大众的关注,政府迫于舆论压力才去解决。但是国外则不同。比方说最近爆出的山东假疫苗事件,如果是在国外,那么这个组阁政府就可以解散了,总理可以辞职了,我们有一个官员因为这个感到羞愧吗?有一个官员因此辞职吗?

美国不仅在科技上引领发展,在商业上同样引领发展。4月10日消息,SpaceX公司昨日在第5次测试中,终于在海上成功回收猎鹰9号的第一级火箭。这是首次在海洋平台回收火箭,第一级火箭在发射后平稳着陆。4月8日SpaceX已首次成功实现海上回收“猎鹰9号”火箭,该枚火箭将会在5月或6月重新发射。谷歌研究的无人驾驶汽车累计行程300多万公里,这些年仅出现三起事故,且三起事故是别人追尾。去年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开始在市区道路测试,也许五年或者十年的时间,人们就可以坐上无人驾驶汽车。

科技文明最后一定会普及到生产力这方面。中国的四大发明,造纸、火药、指南针等就是生产力的代表。这说明科技文明引领生产力的水平,生产力的文明最终引领一个国家的经济文明的程度。举一个例子来说:美国的枪支普及率非常高,但是美国爆出来的恶性事件有多少?中国是不允许公民持有私有枪支的,但是中国爆出来的恶性事件又有多少?

窦洪涛:当文明程度低的时候,菜刀也是手枪。

张晓辉:我仅仅指的是经济的文明程度,但是精神的文明程度就另说了。所以说一个国家的商业文明和经济文明是建立在科技文明的基础之上的。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是最为基本的。历史为鉴,从公元七世纪初至九世纪末约264年的时间里,日本为了学习中国文化,先后向唐朝派出十几次遣唐使团。现在为什么没有?说明我们落后了。

顺治入关之后为了安抚天下的汉族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厚葬崇祯皇帝。他的这一动作说明:我不与天下汉族人为敌,明朝国运已尽,我是顺应天道来继承的。回到现在来说,互联网发展速度快,但是社会不与之匹配。如果我们的国家能够更开明,我们通过研究中外历史,真切地了解到中外科技与文化的差距与差异,将我们的胸怀呈现于世界,那么中国用不了30年50年中国一定从科技到思想在世界上都是出类拔萃的,甚至有可能接过美国的火炬。因为中国人的勤奋在世界上其他国家还真没有可以与之相比的。

 

在道上光着脚丫奔跑,我们便心无旁骛

 

窦洪涛:只要我们在道上光着脚丫奔跑,我们便心无旁骛。

张晓辉:我们刚做杂志时,对行业不太懂,也刊登过一些小广告,后来这些广告基本上都是骗人的,就坚决取缔了。但是今天你去看《今古传奇》《知音》《家庭》这样大刊会发现他们还在登小广告,一切以金钱为导向。人家是国企,我是个体传媒,如果有机会我们碰在一起,我一定直截了当地向对方指出这个问题,哪怕翻脸不好看。不能要钱不要底线!我看不起没有底线的媒体和传媒人。

谷歌创始人在创立谷歌之初就提出三字法则:不作恶。西方文明基本由宗教和法律两条线来维系社会秩序,但是恰恰中国这两条线都断裂了。从“禁电动车和摩托车”这个事来说实际上连国家宪法都违背了,但是没办法。

马化腾和马云,我都很敬佩他们的商业智慧,但是相比来说,我更喜欢马化腾。从亿万富翁和国学大师二者来选,窦总你会选择什么?我想你会选择国学大师。不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成功与否,这是我们的相同点。

商业土壤发生了改变,相应地公司运营的方式和工具也要相应作出改变。现在就要好好地运用互联网这一工具,包括微信、微博这样的APP工具我们必须用它,将自己能够为社会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推广出去。通过互联网工具,不仅可以让人们更方便地购买产品和服务,还可以将我们弘扬的正能量传播出去。

我计划下半年,全力以赴把与我们杂志读者匹配的公众号进行连接,将流量入口做起来。当做到几千万的流量之后,我们就可以做社会公益,为尽可能多的家长和孩子提供服务。

近几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社会的冲击太大了。我发现像我妈妈这么大年纪的人看新闻已经看不懂了,比如“饿了吗”“贴吧”这类新闻她就看不懂。2014年我做淘宝一年,赔了很多,但是我一点忧伤也没有,反而很高兴,因为我自己和现在的社会链接上了,通过做淘宝我了解到互联网的本质,知道什么是流量什么是入口。

 

窦洪涛:请晓辉最后做一下总结。

张晓辉:我们必须明确的一点是:科技改变了商业土壤、进而影响了人类文明进程。你只有适时地在新土壤扎根,才有机会活下来。当你状态静止,意味着没有价值,就会被淘汰。所以不要和时代脱节。

信息是刚性需求,已经从原来单一口发展到多个口,作为传统媒体人要紧随时代,要与时俱进。

窦洪涛:我曾与《读者》原总编彭长城吃过一个饭,他给我说,他们的编辑编稿子到什么程度,最后都想到厕所呕吐一番。做自媒体,也要有这样的一种精神。

张晓辉:当然。纠结过程之后便是一片晴天。——这就是我们文字工作者应有的工作态度。这样的经历是精神的财富,是人生的历练。

窦洪涛:感谢晓辉的来访,感谢倾吐对中国传统媒体与自媒体发展的观点和率性的建言。

 

 

浏览 (27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