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晓辉:传统纸媒与自媒体的“爱恨情仇”(上)
缅甸万丰国际网址ぇ15687932333    2016-05-24 10:14:47    文字:【】【】【
摘要:马云何以患上“焦虑症”? 该抢的抢,该砸的砸,疯狂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 传统媒体的光环去哪儿了? 谁动了传统媒体人的奶酪? 是“+互联网”,而非“互联网+”。

本文与所有的社会人息息相关。

 

 

张晓辉:传统媒体民营发行人,纸媒发行的坚定拥护者,新媒体的积极吸纳者。三本全国公开发行杂志《旧闻新知》《探索发现》《自然密码》出版发行人。

 

窦洪涛:历任传统报纸杂志的编辑记者、主编、总编辑等工作十三年,资深传媒人,现为中国孝心网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济南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知名书法家,社会文化学者,影响济南十大文化人物。

 

 

 

   编者按:洪涛先生与张晓辉先生是十几年的故友,曾在一个杂志社里失之交臂,然而缘分深厚,有了后来的相遇相知。在2016年第一场春雨来临之际,他的拜访令人欣喜不已。

    持续四个小时的对话,从探究纸媒的生存现状,到剖析自媒体时代的科技变革所带来的国与人的变化。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他的声音无疑是重要的,他予我们的启示无疑更是重要的。移动互联网大神们背后的蓄势竞争和“烧钱运动”,无不在证明着互联网的产业化发展之迅猛。谁能占领互联网流量与金融入口,谁就拿到了通往未来的船票。因而,传统媒体不要再抱怨谁动了我们的“奶酪”。当各种不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交互传来,“主流媒体”的声音逐渐变弱,人们不再接受被一个“统一的声音”告知对或错,开始从独立获得的资讯中对事物做出判断时,说明一个划时代的变革已经到来。“无论你是否接受,未来已来”。

然而科技改变的不仅是我们的生活,还影响着人类的文明进程。在“互联网+”时代,各种信息铺天盖天,如同浪潮一般席卷而来,新的信息传播工具我们必须使用它,而且是“不作恶”地应用它。

在一番纠结过程之后将是一片晴天——这是一个文字工作者的工作态度。我们仍然坚信:文字所赋予的情怀与气质永远不变,不管时代的工具如何的变化。

作为传统媒体的坚定拥护者,也是新媒体的积极吸纳者,晓辉先生说,要做一本像《国家人文历史》这样的杂志,老了不丢人。他的直言率语,如春雨般洗礼了心灵和大地。

 

                       ——中国孝心网编辑中心主任、洪涛名人堂秘书长 丁雪莲

 

 

 

传统媒体的光环去哪儿了?

 

窦洪涛:我想了解下当下的纸媒不管国有还是民营,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况?

张晓辉:先从杂志说起吧。中国出版的杂志大概有九千多种,其中包含很多学术期刊和各类学报。中国是创作学术论文最多的国家,当然也是学术垃圾制造最多的国家。

市面流通期刊有六百到八百种,在这不到十分之一的“走市场”的杂志中,发行量十万以上的仅有五六十种。尤其在2013年之后,杂志发行量大幅下滑,纸媒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坎儿”。2013年我出了趟差之后感触很大,回来我就跟我们杂志社的同仁们说:成人期刊已经完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原来很多家喻户晓的杂志比如《知音》《爱人》《家庭》等呈现不可思议、不可理解的下滑,而且是连续垮塌式的下滑。究其原因,2012年开始,智能手机普及,使得微信、今日头条等APP迅猛发展之后,人们获取信息的路径已经发生了革命性改变,以前人们在公交,地铁习惯性看报纸或是杂志,睡前很多人也是看看杂志,现在都在刷手机,可以说“人被手机捆绑了”。以自己来说,我每天看《今日头条》的时间超过2小时,只要有空就拿出手机,QQ,微信,头条不停的刷新。

学生类(大学生以下)期刊还是整体比较坚挺。因为学生处于获取信息量最旺盛的阶段,在学校和家里受到很多限制,比如学校没有WIFI,到了学校必须关机,甚至手机上交给老师,回到家中上网会受到家长的管制,所以杂志仍然是他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主要来源之一。

据我所知,去年济南很多报社比如《晚报》《时报》《生活报》《都市报》,都出现了大面积下滑甚至亏损。以大众报业集团来说,2013年利润总额7.3个亿,2014年下降到3.22亿。很多优秀媒体人才逐渐地被《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互联网新媒体大面积挖走,报社的光环逐渐褪去。

窦洪涛:这么说传统媒体已经丧失了吸引凝聚人才的竞争力,但是如果传统媒体也去做自媒体板块的时候,会不会出现到社会上挖自媒体人才的情况?

张晓辉:怎么说呢,你要考虑到这种情况,比如工厂原来适合做一件东西,换一种东西它可能就不会做。百度做不好O2O,阿里做不好社交,腾讯做不好网商,要知道这是当下中国最牛X互联网巨头,公司每一个细胞里都有互联网的基因,每家公司现金储备都是几百亿,要什么样的人才就可招来什么样的人才,他们要成功拓展一个新的领域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家巨头这几年花了上千亿收购参股不同类型互联网公司的根本原因。传统媒体没有互联网的基因,再加上体制等因素,几乎可以判断他们做不好这一块,至少目前来看,所有的大传统媒体企业都在尝试移动互联网传播转型,没有一家成功,最为致命的是构建移动互联网的风口期基本关闭,错过这个产业风口期,机遇就没有了。你说的这种情况会出现吗?

窦洪涛:原先《第一财经频道》的总策划罗振宇不是成功转型做了自媒体吗?

张晓辉:资深媒体人罗振宇创办《罗辑思维》自媒体,去年仅卖书就卖了一个亿,而且是不打折的。他从传统媒体到自媒体转型成功,关键在于他是最早意识到自媒体的价值和发展方向,并找到了自媒体的运营方法一波人。《罗辑思维》公众号已经运行好几年,北京良好的发展环境以及罗个人的影响力这些因素都不可或缺。

《齐鲁晚报》2003年也曾经和中国移动合作,推出手机报一个月3块钱,现在订阅的人应该不多了。目前支撑传统媒体的主要还是汽车和楼市广告,但当开发商或汽车商人发现身边人和社会上的人都不看报纸的时候,傻瓜也会意识到报纸的广告传播价值急剧缩小。媒体没有了传播价值,生存的土壤就没有了。

目前很多行业报纸为了打破困境出现自产自销的形势,但报纸一时绝不会消亡。因为报纸都是几代人心血,政府意志也不会让他消亡,这点是关键。

 

谁动了传统媒体人的奶酪

 

窦洪涛:对,报纸具有社会重要的推动力,是不会让其消亡的。谈谈当下纸媒的生存之道吧。

张晓辉:还是以大众报业集团为例,作为厅级单位,在严峻的形势下,它就不会再扩张,采取一系列措施,减轻自身的包袱。再者,多年的发展和经营,已经完成产业资本积累,布局其它许多非常优良的相关产业,再加上自有物业的支撑,企业可持续经营还是非常稳健的。

窦洪涛:这些现状带给新闻人道德的冲击有没有?

张晓辉:好的时候,有,不好的时候,也会有。国人普遍信仰缺失,这个事情不好判定,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不会再有大量优秀的人才涌入传统媒体行业,相应地就不会大波大波地涌现优秀传媒人与行业精英。

窦洪涛:今年春节习大大视察中央电视台,视察《人民日报》,你认为这是发出了什么信号?

张晓辉:我认为中国的舆论导向一定要反着看。当政府鼓励买房子的时候,一定是房市不好,当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候,一定是社会就业出现了问题。在同一个时间点上还有一标准性的事件,封杀大V任志强,因而,习大大视察中央电视台,视察《人民日报》从政治角度来解读,一句话:党媒姓党不可动摇。

2011年,中央下达省委宣传部及地方新闻出版局要求非时政类的报社、出版社转企改制,不断开会推进工作,但2014年以后这个进程已经基本停下来,现在也不再提了。

窦洪涛:为什么呢?

张晓辉:一方面自媒体的发达,另一方面国家十分明确的是“党媒要为党和人民服务”;封杀像“任大炮”这样的网络大V,利己主义者。国家适时地发出一个信号:群体或个人发布信息和散播言论要注意,不能影响政治大局,不能影响发展大局。

窦洪涛:自媒体可以很敏感,很犀利,但是有的自媒体政治格局肯定是不够的。比如不该爆料的时候爆料,引起人民恐慌怎么办呢。

张晓辉:自媒体的信息传播速度太快,党媒还没报道的时候,自媒体就已经爆出新闻了。当天发生的新闻几小时内就可能尽所周知。比如过年我回湖北老家看到微信爆出济南某某地火灾,并有附图,信息肯定是假不了的。

所以当传统媒体和信息传播已经不相匹配,网络信息传播不可控时,适时警示大家:人人要守住高线和底线,十分必要。

窦洪涛:在信息高速发展的情况下,会出现大批的有深度、有高度以及敏锐的视角的自媒体精英。

张晓辉:对的。比如我经常阅览的《今日头条》,是一款基于数据挖掘的基于机器学习的推荐引擎、综合性APP,区别于腾讯和新浪新闻,它可以精准定位人群进行传播,并根据用户兴趣实时更新内容。作为一家创立才几年的互联网公司,2014它估值已经达到30多亿人民币,而一家经营几十年的报业集团它的市值才20亿元左右,而且基本固定资产的价值。

窦洪涛:你认为《今日头条》为什么能如此迅猛的生长?

张晓辉:《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属于网络媒体的专业人士。一个即时更新,随时随地能满足你信息资讯需求的APP谁不喜欢?就如苹果2008年推出人类第一款智能手机,谁不喜欢,谁能拒绝,一个让你无法拒绝的产品它的迅猛发展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自媒体的迅猛发展让传统媒体一时无法接招,完全处于被压制的状态,想反击不知从何处下手,但好像他俩又互相打不着,传统媒体在今日就像古人穿越到现代一般感到无所适从。这是一个人类的新时代纪元。

 

“办《国家人文历史》这样的杂志,老了不丢人”

 

窦洪涛:比如传统期刊里面,《中国国家地理》一直比较坚挺,几乎没有受到自媒体的冲击,应做如何解读?

张晓辉:第一,刊物的定位精准;第二,内容质量独一无二,它的专题策划和特辑做得非常棒;第三,最关键的是这个杂志有个人收藏价值。

窦洪涛:同样的,你主办的三本杂志为何能这么多年长盛不衰?

张晓辉:我主办的《旧闻新知》主要受众是六十岁以上的人群。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他们看了一辈子的纸质读物,阅读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并且他们认为获取信息的来源还是纸质读物更可靠,网上的很多信息不靠谱。所以经常会有老年人说:“别听网上胡说八道!”《探索与发现》《自然密码》属于科普类杂志,它的受众群体是学生,在中国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学生杂志还是可以一直做下去的。    

我认为历史就像碎片,我们不可能还原历史,只能通过不同的碎片无限地接近历史。你看《国家人文历史》杂志就很好,编辑花费了大量心思,杂志内容有厚重感和历史感,很有收藏价值,里面专栏对人物、世界的解读都是全面性的,并且能解读出新意,反而受众多是大学生和中年人。

从个人情怀出发的话,我还是想办一本像《国家人文历史》这样的杂志,起码老了的时候想起来不丢人,没有碌碌无为。自信一点,在科普类杂志里面,从质量和可读性上讲,《探索与发现》《自然密码》可以列全国前十名。现在社会还是有些浮躁,踏踏实实做好一件事的人不多,像洪涛兄我们俩这样十几年如一日执著坚持做一件事的傻X不多见,哈哈。

窦洪涛:你办的第一本杂志《幸福文摘》,我做总顾问,还经常给编辑们上课,十多年过去,仍然历历在目,很难忘。

 

是“+互联网”,而非“互联网+”

 

窦洪涛:每一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自媒体,每一个行业也有自己的自媒体,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作为一个资深的成功的老媒体人,你认为现在从事媒体行业的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张晓辉:一个自媒体一般来说是组织性的,非一人可完成。从自媒体的性质上说,如果为公益性组织,可能不用论那么多,如果是盈利性组织,就要吃透互联网传播最根本的东西。比如我们要在拥有得天独厚条件的山东做一个国学方面的自媒体,第一,我们找到一个主题,自身要喜欢,才能更好地传播;第二,从运营角度讲,要占领影响力。聚集到更多的人气,自然具备了传播的价值,比如粉丝量达到三百万,政府的眼光都会看过来;第三,传播的内容要接地气,让人们愿意点开并分享出去,有些信息发布出来会像病毒式的扩散,“一夜就可能产生一个网红”。

朋友之间朋友圈的交叉重叠实际非常少,那么如何实现信息的迅速传播,让自媒体一天的点击量升至数十万呢?那就是传播内容要接地气。如何让发布的信息接地气?比如类似这方面的好文章进行案例性分析,以后参照这个标准进行编辑、创作、分享。人们认为值得分享的话,信息扩散的速度会非常快。原来是坐拖拉机,现在就是坐高铁。

窦洪涛:虽然传播属性发生变化,但是传媒基本的东西还是一样的。

张晓辉:我本人认为是“+互联网”,而非“互联网+”,因为通常是先有一个产品或者产业,再利用互联网进行运营。以前只能通过朋友的介绍和口碑宣传,现在通过互联网的营销方式,一经朋友圈转发,就容易多了。人有这方面需求,自然会关注。我觉得佛教文化的文章就很容易让人愿意分享。

原来人与人之间是有鸿沟的,你看电视节目觉得哪里说得不当没办法直接反馈给它,但是自媒体时代信息是实时传播的,具有互动性和分享性。我关注你,就可以给你发布信息,直接进行建议或指正。

 

 

下期推送对话张晓辉的下半部分。下期精彩内容有:该抢的抢,该砸的砸,疯狂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马云何以患上“焦虑症”?谁在执掌人类科技文明的火炬?文明程度低的时候,菜刀也是手枪;在道上光着脚丫奔跑,我们便心无旁骛。

 

 

浏览 (296)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