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孝道”文化的价值取向——对传统孝文化建构与重构的思考
中国孝心网 爱老敬老 从心开始    2011-05-27 11:22:21    文字:【】【】【

作者:董之鹰  来源:中国社会学网

 

摘要:本文从传统孝文化的建构与挑战的视角切入,对传统孝文化的兴与衰进行了剖析。探讨了新孝道文化的价值取向将立足民族文化的根基,又超越历史文化,赋予新的时代特色,朝着代际双赢的动力文化、素质文化和互喻文化的方向发展。本文认为,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重构,批判地继承,坚持文化自觉,与时俱进,应成为老年教育的历史使命。

   “孝道”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遗产之一,在新时期应按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得到继承和发展。21世纪标志着全球进入了人口老龄化的新时期,这一时期是社会处于急剧变化的时期,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发生激烈碰撞、冲突,在面向未来中分化、交融和整合,“孝道”文化也不例外。新时期“孝道”文化的价值取向,将立足民族文化的根基,又超越历史文化,赋予新的时代特色。因此,传统孝文化的建构与重构对老年人的地位、思维方式和生活质量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一、传统孝文化的建构与挑战

 

1. 传统孝文化倡导养老为本,敬老为先的价值取向

孝文化诞生在传统乡土社会生产力低下时期,乡土关系淳朴单一,由长老文化支撑的尊老价值取向,作为文化基因延续遗传数千年,对中华民族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很深。

孝文化的含义  传统文化中的孝道有三层含义:一为仁爱孝亲思想。是奉养父母的准则,要求后代对长辈的养育之恩进行反哺。倡导养老为本,敬老为先,从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论语·学而》)的理念出发,提倡礼仪、和谐、先王之道,体现对前人、先人的尊重,演绎出做人的基本准则;二为孝顺思想。不仅尽心奉养父母,还要顺从父母的意志。中国是礼仪之邦,礼是社会公认的行为规范,不靠外在权力,是从长期教化中养成的敬畏之感。从服从长辈,到服从老师、服从领导,以此规范后人的行为;三为立身思想。孔子云: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孝道的三步曲在于赡养双亲、为国尽忠、终年立身。要求人不但不能忘怀祖先的德行,而且要继承祖先的德行。由孝道所生发的纲常伦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们恪守差序、等级生存。从顺从父母到顺从君主,成为统治阶级的施政要领。从以孝治家引申到以德治国,正是几千年来养老育幼代际互动的伦理文化精华。在传统文化中,代表着博学、智慧、才干,老年人受到社会的礼遇和敬重,形成社会尊老敬老养老风尚。以孝道育人引申到以仁德教育后人,是对孝道文化理念的社会认同。因此,知恩图报,养老送终,为尊长服丧,穿孝、带孝、守孝的礼俗一直延续下来,建立起一整套孝文化结构体系和由此而来的社会秩序。

孝文化的核心  孝道文化的内涵十分丰富。孔子云: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孝经》)孝道是德行的根本,教化的出发点,其核心思想是。孝道是建立在仁义的基础上,推崇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逊以出之,信以成之。(《论语·卫灵公》)孔子将仁义道德作为人的本质东西,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入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认为仁为礼之本,强调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子路》)。饱经沧桑的老年群体之所以受到孝敬,因世人认为他们是仁者的杰出代表,体现着智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子罕》)的仁、智、勇三达德的人品风格。

孝道文化与仁者文化的关系  以仁为立身之本,以智、勇双全为立身条件,意味着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不能割裂的,又是相辅相成的。智与仁的关系是山水相依,动静结合,乐寿并存的关系,正如古人云: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的关系。(《论语·雍也》)水在流动不息中才能滋润万物,山在静止状态下利于万物生长,表明仁静智动的道理。北宋王安石在《仁智》一文中,主张智者,仁之次也。将仁放在首位,以仁为准,仁高于智。智者知仁但尚未有仁,必须努力求仁,才利民,利天下;仁者,固守其仁,可以自如应付万事万物。因此,孝道文化的支撑点在于老一代的仁者寿品德,是靠老年人居于家庭和社会的权威地位来延续的。老年人在仁、智、勇诸方面对社会后代群体起示范作用,受到社会的敬重厚爱。

 

 

2.传统孝文化的兴与衰

传统孝文化兴于小农经济社会  传统孝文化是权威文化,长者文化,也代表了农业社会的时代文化,在社会变革中经历了从兴到衰的过程。美国文化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 Mead1901-1978)曾提出“前喻文化”、“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的概念,也揭示了传统孝文化兴衰的理念原因。她认为,传统农业社会是以“前喻文化”为代表,指晚辈主要向长辈学习,又称老年文化。小农经济社会的生产工具十分简陋,人类生存主要靠上一代人的经验,社会发展十分缓慢。一般来说,前辈过去所经历的事情在后辈中都会重复,因而最受尊敬的是年龄最大的祖辈。“前喻文化”的特点是具有世代性,依赖于年轻人对老人的崇拜,将报父母的养育之恩视为己任。后代成长之路是以重复过去为使命,对变化缺乏认识。这种时代沿袭的文化价值取向往往视传统文化为权威文化,也称作是长者文化,师者文化,老年人高居于教育者的地位。每一代长者都会将自己的生活经验传给年轻一代,不仅是生产技能,还有是非理念,期待后代能够光宗耀祖,这种文化的传递方式基本是年轻一代对老一代的生活继承,代沟也很少产生,尊敬老人也自然成了传统美德。

传统孝文化衰于社会变革  向工业社会的转型发展,是以“并喻文化”为代表,指晚辈和长辈的学习都发生在同辈人之间。并喻文化,是一种过渡性质的文化,介于“前喻文化”与“后喻文化”两者之间,称“同代文化”。社会发展到这一阶段,小农经济走向社会化大生产,农业社会先前文化的中断,使年轻一代无法延续原前辈所创立的行为楷模,他们将根据自己切身的经历摸索新的行为方式,并以走在行列前面的同伴作为自己仿效的楷模,这就产生了文化传递的并喻方式。因此,在并喻文化中,长辈失去以往的权威地位。

“后喻文化”的出现,长辈的权威地位继续下降。这种文化价值取向以开拓未来为使命,认为年轻人代表未来,老年人的经验已过时,年轻人要教育老年人跟上时代步伐。由年轻一代将知识文化传递给他们的长辈的过程。这一研究颠覆了传统社会的文化价值取向,占有权威地位的人从传统社会的老年人变为现代社会的年轻人,指出这一变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晚辈代表着未来,他们的父辈和祖辈将权威地位让给了晚辈。因此,“后喻文化”时代是长辈向晚辈学习的时代,又称“未来文化”、“青年文化”时代。这种文化传递过程,是与传统社会的反向传递,使传统孝文化中尊老敬老的权威要素被淡化。

社会转型,经济基础变化决定了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的变化,传统孝文化在科技高速发展和社会经济变革中衰减。衰减的原因有许多,从表面看,家庭血缘代际关系从紧密变得疏松了,年轻人处于市场竞争中难以守在长辈身边尽孝。而实际上,对父母祖辈的传统偶像崇拜在后代人心目中发生了变化。处于高科技飞速发展的环境下,许多以往经验已过时,完全靠依赖于家庭的传统成长之路在改变。不少年轻人早期离家自立,走自己的学习创业之路。他们对传统社会的教育已不能认同,认为年轻人对长者的意见完全依赖顺从,抑制了年轻人个性的发展,其社会效果是“继承者”多,而“创造者”少,阻碍了个人和社会的发展。同时在社会变革中,年老一代要放弃自己熟悉的生活方式,接受新的生活方式,这意味着否定过去,否定自身,对老一代来讲是比较困难的。如果老年人一味追求权威地位,让年轻人顺从听话,会导致自身的封闭与保守。因此,基于长者权威理念的传统孝文化,靠建立在几代同堂的家庭血缘关系基础上的传统孝文化,必然随着大家庭的解体,社会经济的发展,其内在的依赖顺从的要素也被淡化。 

 

3.对代际义务与责任的挑战

中华大地是传统孝文化的诞生地,炎黄子孙世代继承,成为民族的传统美德。但任何文化在社会变革时期,都不会停滞不前,原有的孝文化结构体系和社会秩序被打破,对代际义务与责任提出挑战。

21世纪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物质更为充裕的社会,但不仅生态环境恶化,水、电、油、土地等资源短缺对人类社会存在环境威胁因素,而且社会人际之间、家庭代际之间的关系也产生危机因素,代际责任观念被边缘化了。近来不少老年父母在反省家庭危机时,感到自己的代际责任存在误区。以往认为父母辈的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只是为了后代的富有和享受,父母的快乐感是不惜巨资、债台高筑,为了满足孩子无休无止的物质需求,溺爱娇纵,不分是非的充当孩子保护伞。长辈事事包办代替,陪读、陪练、陪考,孩子丧失的是自立能力,父母丧失的则是教育子女做人的责任。当贪婪、虚荣、投机、缺少同情心,迷恋个人享受等腐蚀孩子的心灵时,代际教育的失误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一些子女看不起生养自己的父母,不关心家人的疾苦,愿意傍大款,只想个人的金钱享受。一些孩子稍遇挫折,便会采取极端行为,如以伤害、自杀、杀人等方式报复和发泄不满,因畏惧歧视而剥夺多名同学生命的“马加爵”现象,使老实巴交的农村父母为之震惊,也为千千万万的学校教师和家长们敲响了警钟。一个学习生命科学的人,竟然为泄个人私愤而剥夺他人生命,足显学校、家庭和社会教育的误区。尽管“子不教、父之过”、“棒打出孝子”的古训,在责任与方式上都有偏颇之处,但古训要求长辈尽严格教育子女的责任,应为世人谨记在心。它告诫长辈,仅仅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缺乏对孩子的人格教育,产生的将是社会的恶果,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是灾难。一些家庭教子的失误,不但子女不能孝敬父母,而且还出现啃老族、虐老族、弃老族等社会现象,甚至有的父母为子女犯罪付出沉重的代价。重视对子女的社会责任感教育,重视培养为人正直、待人友善、生活自立、社会奉献、有理想有抱负、遵纪守法的人格教育,是长辈人须尽的代际义务和责任。

中国青年报曾就《“辛酸父亲”的信》展开讨论,父亲说:“儿子考上大学,长大了有文化了,却没有了爱心。一年给父母写了三封信,加起来比一份电报长不了多少,主题只是一个:要钱。母亲下岗,父亲收入微薄,儿子却偷改学费收费通知,目的是多要点钱……”引发了一场关于代际冲突的讨论。传统的基本做人准则丢失,孝敬观念淡薄,感恩文化缺失,与一些家庭父母的溺爱,一些学校教书不育人等不无关联。有人为一些“80后”出生人的问题画像,归纳了八方面:1.虚荣,盲目攀比;2.缺乏爱心,不懂得感恩;3.懦弱、缺乏责任感;4.自私自利,孤独颓废;5.享乐主义、自理能力差;6.精于算计、过于现实;7.不虚心,缺乏诚信;8.浮躁,急功近利。这一“代际批判书”,被认为是50年代人对80年代人批判的概括,可以说是家庭独生子女易发生的通病。 从社会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长辈人履行代际义务和责任与敬老爱幼的伦理道德是一脉相承的,是建立新的社会秩序的需要,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老年人应责无旁贷。

 

二、传统孝文化的重构 

1. 传统孝文化的重构是时代的选择

在社会发展进程中,由于历史上的农业社会经历了数千年时间,进入工业社会的国家仅有数百年时间,而信息社会不过数十年,历史文化与未来文化价值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农业社会是封闭的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千年不变的习俗,形成文化的继承性。传统理念崇尚绝对服从,甚至是将陈规陋习、精神枷锁强加在公民身上,窒息了公民的参与性和创造性,文化处于惰性状态,人们按照传统的行为准则、价值取向和律令法规来统摄自身的思维,也使传统孝文化保持了相对的同一性和稳定性。

工业化对孝文化的冲击  现代工业社会是开放的社会,产业结构调整,科技发展,现代理念崇尚改革创新。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科技高速发展,整个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以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电子技术、生物技术、激光和光导纤维为主的光通讯技术、海洋工程、空间开发,以及新材料和新能源的利用,改变着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社会的发展规律是呈螺旋形上升,不会是过去的简单重复,带给人们的是日新月异的变化。崇尚新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打破了文化的同一性和稳定性,传统孝文化受到巨大冲击。

城市化对孝文化的冲击 在现代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人口流动和迁移加剧,从本土向外乡移民,从乡村向城市移民,乡村规模浩大的移民潮向城市涌入,使各种文化交汇,多元文化影响着不同的群体,形成城乡文化的冲突与融合。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以城市化为主题,在《2007年世界人口状况报告》中指出,到2008年,半数以上的世界人口将居住在城镇中,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到2030年,城市人口将有望达到50亿人,占世界人口总数的60%。中国的城市人口正以每年1800万的速度增长,在2005年至2030年间,中国的城市居民预计将从5.6亿增加到9.1亿,从总人口的42%增加到64%。据中国2005年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流动人口是1.4亿多,大部分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迁移。流动人口中70%以上是15岁至40岁的年轻的劳动力,留守老年人增多。年轻人流动后,虽在经济上对老人有所帮助,但在老年人年迈、生病需要照料时,孩子们不能在身边提供情感关心和日常照料。农村老年人所承担的家庭责任很重,他们既要种地,还要带孙子女,全国2000多万留守儿童大部分都是老年人来带的,赡养倒挂的现象在许多家庭中出现。

信息化对孝文化的冲击  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年轻人以接受新信息快捷与长辈文化产生隔阂和差异,使代沟加深。正如玛格丽特·米德所勾画的场面:“整个世界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之中,年轻人和老年人——青少年和所有比他们年长的人——隔着一条深沟在互相望着。”两代人之间的对立与冲突表现在:前喻文化价值越来越弱化,年轻人不再顺从老年人,表明年轻一代对传统文化的“反叛”;后喻文化价值越来越突显,老一代的权威价值下降,体现老一代在新时代的落伍。玛格丽特·米德认为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对话、沟通、交流,向年轻人学习,则是老年一代的选择。她对改变老年人自己的趋势作了深刻分析,认为:

“以往,尽管也有人强调两代人之间应该进行交流,但他们往往把建立这种交流当成恢复老一代对新一代教化的手段,真正的交流应该是一种对话。参与对话的双方其地位虽然是平等的,但这场对话中,虚心接受教益的应该是年长的一代。这种经历或许是惨痛的,但却是无法回避的现实。你若不想落伍于时代,就只能努力向年轻人学习,因为今天正是他们代表着未来。只有通过年轻一代的直接参与,利用他们广博而新颖的知识,我们才能够建立一个富于生命力的未来。”

老一代要向年轻一代学习的变化,意味着传统孝道文化的转变。由于社会的变迁,传统文化在生活进程中发生断裂,不论是从社会群体现象,还是从个体社会化过程,都会产生不同代之间在思维方式、社会价值观念、行为取向的选择方面所出现的差异、隔阂及冲突的社会现象。追寻时代潮流,把握时代脉搏,是各代人共同的愿望,因而“代沟”并非是不可跨越的鸿沟。

作为历史的印记,代的特征,留下了代际负面刻板印象。如长辈的守旧、固执,晚辈的时髦、任性、偏激、缺乏责任感,中年的困惑、忍辱负重等,被贴上代际印象标签。如果去除代际偏见,加强代际文化沟通,弥合代际文化断裂,可以从时代的烙印中看到代际的历史传承。各代人身上的闪光点,如老年的持重、青年的活力、中年的拼搏等印象,都是代际的宝贵资源。社会历史的发展是靠一代接续一代,不同代人的互学互补,整合代际功能,形成代际合力和接力,才能共创美好的未来。 

 

2.新时期孝文化的价值取向

马克思主义关于文化的本质揭示了社会发展的规律,以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为代表的主旋律是时代的强音,成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主流文化。科学文化、和谐文化,培养人的科学素质,都是在提高人口素质中积极倡导的主流文化。但主流文化不是束之高阁的文化,而是贴近百姓的文化,是为创新型国家服务的文化,是适应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文化,是将人口压力变为人口动力的文化,是人口素质文化,是代际资源文化。新时期孝文化的价值取向在时代的主流文化中体现动力文化、素质文化和互喻文化。

新孝道文化是代际双赢的动力文化  现代社会进程中,不是前人的简单重复,而是创新思维方式。从习俗社会向理性社会转变,是一种传统向现代社会的转变,人们提出了道德更新和重建的问题。尽管现代社会许多传统的主流文化变成了非主流文化,但摈弃传统文化中阻力的落后部分,将其动力精华吸收到工业文明社会中来,使新孝道文化成为动力文化,仍可居于主流地位。

新孝道文化是代际公正文化,无论从家庭个体角度看,还是从社会群体角度看;无论是人的生存需求,还是发展需求,都存在着对人类生育、抚养、教育、就业、赡养资源的占有和合理分配方面的问题,不是靠单纯的报养育之恩的感情因素,而是靠理性的思维方式,实际上是解决代际的公正交换问题,实现老有所养的社会保障。对老年人地位的认定,是对老年群体社会价值的认定,是对老年人在物质再生产和人口再生产中所做社会贡献的认定,是对历史文明进程的认定。我们不是好古非今者,但尊老是对历史的尊重,并非惟老是从。以史为鉴,尊老敬老养老文化仍是动力文化。

新孝道文化是素质文化  农业社会转型,老年人将生活在一个更加开放、丰富文化的工业信息社会中,文化价值观向多元化发展。在日常生活中,过去祖祖辈辈都是本乡本土联姻的大家庭,随着人口迁移,家庭的组合已跨越了本乡本土,现在有许多家庭成了国际大家庭。老年人所熟悉的文化少了,新的文化迎接不暇。洋人成了女婿或媳妇,孙子女讲的是多国语言,形成与本土文化的种种差异,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生活在一起,各自的民族感情都需要相互得到尊重。各地举办的国际艺术节、国际电影节、国际服装文化节,特别是奥运文化活动的筹办,带来各种新鲜的文化气息,激发本地文化的活力,增添了文化的多样性。

新孝道文化将集中各种文化的智慧,塑造新一代老年人的人格形象。在文化价值取向上,对积极进取与消极退避、持之以恒与因循守旧、知足常乐与忍气吞声、深思熟虑与老谋深算、幽默宽容与刻薄狭隘、开拓创新与安于现状等文化价值的双重性进行比较,在老年教育中揭示实然与应然,提升老年人的“真、善、美”素质,赢得社会的敬重。

新孝道文化是互喻文化  “前喻文化、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是代表不同时代的倾向性文化,但含有代际排斥性的倾向,因而具有一定片面性。面对现代社会的代际文化冲突,应该讲也是文化发展的动力。实际上,在文化冲突中,不仅是年轻一代和年老一代之间的代际冲突,也有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在市场竞争机制下,强中争强,或强者变弱者,弱者变强者,都是在动态中的,而不是固定不变的。强弱的划分,并非是以年龄的差异来划分的,而是拥有现代知识和技能的差异,健康程度的差异,综合素质的差异。现代社会中,拥有更多知识的人会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成为社会的强者,而弱者则反之。而代际关系则不同,按照人类社会所遵循的自然发展规律,一代接续一代,是不能改变的。代际的共同利益将促使代际的合作多于竞争,代际的互补多于排斥,体现一种互喻文化。代际结合在一起所形成的强势,往往要超过同代人的组合。

互喻文化不排斥传统文化,是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吸收传统文化的精华部分,对传统文化是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是创新文化的过程。未来社会,不会是凌驾于历史之上的空中楼阁,而是建立在悠久历史文化基础上的社会,拒绝历史的传承,拒绝前辈的传授,造成传统文化的断裂,失去传统文化的历史,将会重蹈历史教训的覆辙,历史的阶段性倒退已有先例。汲取前辈的知识和经验,新的社会大厦才会根基牢固。尊重历史,孝敬长辈,是每一代人所做出的理性选择。

未来社会,是遵循客观规律发展的社会,不会停滞不前,不会在原地不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社会,是一代胜过一代的社会。不以年龄、资历划线,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以科技、学识、能力、贡献来判断价值,优胜劣汰,优化组合,形成新的社会发展机制。后生与长者,不是相互压制,相互排斥,相互歧视,而是优势互补。充分发挥各自潜能,各自优势,各代群体各尽所能,展示才华,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大的合力。

 

三、老年教育承担重构传统孝文化的历史使命

新孝道文化,不是固守文化,而是创新文化。老年教育作为文化形态之一,同其他社会文化有着天然的联系。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坚持文化自信,但不是固守文化传统,不是盲目崇拜,不加分析地接受其价值和信念。文化的发展和创新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建立在传统文化和本土文化的基础上,在同现代社会文化与外来文化的交汇中,从多元文化中汲取营养,以获得新的文化生命力。因此,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重构,批判地继承,坚持文化自觉,与时俱进,成为老年教育的历史使命。

新孝道文化,不是单一文化,而是整合文化。在东西方文化比较中,通常的看法是古老的东方传统文明崇尚集体道德文明,而西方文明崇尚个人物质文明。实际上,集体与个人,精神与物质,不可能截然分开,应各取所长,整合创新。老年教育的文化价值不是靠传统文化排斥现代文化,也不是以东方文化排斥西方文化,而是扬弃,借鉴和吸收优秀文化部分,兼容并蓄,创造新的文化价值。老年教育,通过对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比较,本土文化与移民文化的比较,东西方文化的比较,将选择多样文化的精华,满足老年人的需求。晚辈对长辈的孝敬,已不是旧式的“24孝”,也不是家长式的崇拜,不是靠“愚忠”、“愚孝”来解决社会的和谐。强调代际平等,是强调相互尊重。建立社会新秩序,是各代人共同的职责。提倡各代人之间关系的仁慈、正义、礼貌、智慧、诚实守信、和谐、友善,长慈晚孝,相互理解、支持和帮助,共同富裕,共同发展,成为社会的期待。

新孝道文化,不是单向文化,而是双向文化。一方面,后代尊重老人,回报养育之恩,是尊重历史;另一方面,长辈要关怀后代,扶植、奖掖后人,是面向未来。一方面,后代尊重前辈劳动,尊重长者经验,是前进的根基;另一方面,长辈要向年轻人学习在智能社会中生存,尽可能长久地保持生活自理能力,是生命的动力。一方面,让老年人充分享受家庭和社会的物质和精神保障;另一方面,需要老年人与后代能够平等沟通,转变消极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坚持终身学习。一方面,后代不是唯老是从,唯唯诺诺,事事围着老人转,不思进取;另一方面,长辈要防止倚老卖老,固步自封,排斥新事物,压制年轻人,成为发展的障碍。对传统孝文化的重构是对不同生活方式、生活习俗、生活环境和生活态度的观念的换位思考,是不同代人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共创未来、共享成果的实践,使“仁孝”、“和谐”的思想在教育活动中更为成熟。

(责任编辑:邓雪)

浏览 (130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